UbitLite

【转载】喜欢你的每一秒

亦辰:


※一篇莫名其妙的文章
※BG取向







////////
广州的夏天总是冗长而炎热。

在忙碌的时候,总希望能有一天好好地休息放松。但寂寥久了,又开始记着了原来充实苦闷的日子,而且对于这样时间的来临,很是期待。
这样的抖M,就是我。
青梅竹马的阿琳搬家去了深圳,之后偶尔也会在网上聊天,伴随着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,逐渐演变成了留言。

-今天要去高中报道咯!
-有三个朋友也在同一所高中呢。
-莫名其妙的……好像有点期待呢。

“阿娴,该走啦。”
“啊啊啊知道了知道——我走了!”
绑好鞋带后抬头看了看钟,这个时候大概是,平常在画画的时间吧。

升学是另一种磨练意志的方式,将你送去一个崭新的地方,接受崭新的朋友,面对崭新的老师。
以及,崭新的情感。
和以前有过好感的男性心意相通的那段时间,跟现在相比,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,怎么形容,好像心脏不属于自己。
它的的确确在跳动,可我好像控制不住它跳动的频率。
咚、咚、咚……
像是他的脚步,在远离,在靠近。
自己像是变成了牵线木偶,随着他的动作,而变化着不同的心情。
“我只是觉得他很可爱啊,很适合画进漫画。”我和阿琳说着,也确实那样做了。

但这漫画,是注定不会送进他手里的。

第一次注意到他,大概是军训。
和其他男生略微有些不同,比起别的男生,我是指那些整天嬉皮笑脸、健康开朗的正常男孩子,他似乎显得有些过于严肃。
轻抿着唇,眼睛直视着前方,背挺得笔直。
还有点小帅喔。
给他打定了印象标签后,心思逐渐又游离到了宇宙不知道哪个角落去了。
很苦,很累,宅女完全没法应对的消耗量。但是每天都朝他看上两眼,好像就能满血复活。能遇见这么特别又可爱的男孩,是上辈子积的德差点能大圆满了吧。
至于成为朋友之后的事情,也只敢想想而已。

抽掉要交的日记,在本子上写上给阿琳的留言。
-敬启。
-发现了班里有个很特别的男生。
笔锋顿了顿,墨迹慢慢地在纸上晕开,心绪低迷。

-能成为最最亲密的朋友啊,就好了。

那段时间午休在梦里总会惊醒,然后迷迷糊糊起来,还以为仍在初三3班。往旁边看去,一边疑惑着阿琳去哪里了,一边珍惜这难得这么清净的午睡。
等到眼前晃过了,在那时觉得异常陌生的同学,才猛然想起来。
他们都已经不在这里了。
不需要彼此,他们去拥有全新且毫无交集的故事了。

-嗯…还好,克制住了。那种时候如果哭出来,会留下糟糕初次印象的吧。
黑暗中荧屏的光芒有些刺眼,杂乱的房间里只有敲击键盘的响声和微弱的呼吸声。

开学以来第一件喜事,就是换座位。终于不用再偷偷瞄着他而显得尤其怪异了。刚得知的时候,我高兴得简直要到操场去跑个十几二十圈。
按耐住自己至于不做出过于失态的行为,装作不舍的样子和前任同桌分开,踏着轻快的步伐,把桌子推到教室另一边去。
整整二十八天过去了后。
我终于和他说上了第一句话。

-啊啊啊啊!今天他终于!和我说话啦!
-整个世界都明亮啦呜啊啊啊……!!

过于强烈的情感不知为什么会显得,有些缥缈。
好像是一场自发的绑架。

很小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开始思考一些看上去高深无比,但没有任何意义的问题。
比如,人类是从哪里来的?
原始地球如何分裂,如何孕育海洋生命,诸如此类的答案听过无数次,就算买了类似的科普读物,也完全找不到想要的答案。
每天机械地执行着“上学—上课—放学”这样的生命活动,不知道曾几何时这种行为也融入了血肉中,在心底形成深刻而残忍的烙印。但是偶尔上课走神的时候,不自觉地开始羡慕那些很自由的家伙。
为什么我们要遵循一套全人类共有而又无趣的生活方式,人类存在的意义难道就是传宗接代,然后平静地接受死亡?尤其指向较为弱势的那一方。
如果是这样的话,有点不甘心呢。
关于生下来就是女孩子这件事。

咬着嘴唇看着他的后背,清凉的校服短袖,露出一截光洁的脖颈,偶尔他打完篮球之后,脖颈上还会覆着一层薄汗。
汗珠顺着脖子,滚落至衣服里。被打湿的衣服,紧紧地贴着后背,偶尔他抽动领口,衣服也会摇动。
封同学简单评价曰:运动完的阳光boy。
他身上恍若真的带着阳光,照进了我心底的每一处,让我无从遁藏。
意识到这是恋爱的冲击使我没有关注到那小小的不安。
他转过身来,微微勾起唇,就像他每次跟别人说话时那样,礼节性的微笑着说:“同学,有纸巾吗?”

那时候脑子里突然抑制不住地想。
如果他是褒姒的话,那我一定愿意做那个烽火戏诸侯的昏君啊。

——惟愿博君一笑。

评论
热度(1)
  1. UbitLite亦辰 转载了此文字
©UbitLite | Powered by LOFTER